你在现实中撞破南墙,我在脑海里天天向上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教程技巧

你在现实中撞破南墙,我在脑海里天天向上

1

老赵又换工作了,这是他三年内的第5份工作。

朋友圈里的老赵,文字隽永、目光如炬,唯二改变了的是退后的发际线和逐渐隆起的小腹。

当年共事时,我们都幻想着找一个创业型平台,奋斗个三五年公司上市了,靠着一纸期权实现财务自由,早早退休和爱人去环游世界。

多年过去后,我接受现实成了“明白人”,老赵还在执着的坚守着,从千团大战到社区团购,从共享充电宝到共享出行,永远弄潮在互联网的风口浪尖。

记得前不久的一场饭局,老赵喝多了点,少有的自嘲了一句:梦想就是这样,你不去追求,怎么知道绝望...

2

老赵是幸运的,虽然不得已连续跳槽,但凭着不低的工资也能小富即安,“互联网连续创业者”老钱就没那么幸运了。

新年伊始,老钱在朋友圈写了一个段子:先帝创业未半,而资金链已断……而他上一次发声,已经是三个多月前了。

记得年初网红工作室刚搞起来,老钱每天都在刷屏,各种锥子脸和怪咖达人你唱罢来我登场,不太屏蔽人的我常常被视奸。

老钱对创业是真爱:整过建站小程序,做过广告代理商,享受到了互联网金融的第一波红利,也在区块链游戏中深负重伤。

这么多年来,越挫越勇的老钱依然不忘初心砥砺前行。

果然没过一天,老钱给我发了私信:新项目准备上马,有没有空出来喝杯茶?

3

有些人可以做选择题,有些人则是困在了局中。

老孙在这家公司已经工作了八年之久了,这是一家大型互联网区域代理商,多年来业绩异常稳定,同样稳定的还有老孙的工资和职级。

比起天天晚上打麻将的那群中层干部,老孙很上进,最大的开销就是买各种各样的书籍,最爱的消遣就是在网上写写读书笔记。

然而,每半年一次的评级晋升,老孙总是名落孙山。对此,他似乎看得很淡:我这个人就是这样,又不会去跟别人搞麻将交际,也不太会拍领导马屁,所以...

老孙不是没想过出来,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找我谈心,说外面有某某公司在挖他过去,工资翻一翻云云,想听听他人意见。

最近的一次,他末了说道:领导最近多次暗示,年后要我挑更大的担子。

我回了一句:你应该心里早就有答案了吧。

4

围城里面,也有人想要破局。

半年前,在体制内做新媒体运营多年的老李,很神秘的告诉我,他正在憋一个“大招”,准备转型斜杠青年,在网上开一个知识付费课程。

为此,老李下足了血本,各种网上的付费课程没少买,牺牲看剧看球的时间去听教学视频,聊起知识付费类产品更是如数家珍。

老李规划着,先提升自己的认知水平,打磨自己的理论体系;再通过音频、视频等形式出版付费教程,埋下“睡后收入”的种子;接下来就可以每天躺赚,一茬一茬的“割韭菜”了。

然而半年过去了,老李的大招变成了“绝招”,再也没有了下文。

提及此事,老李颇有些不好意思:工作太忙,项目还在准备中,这事儿急不得...

5

三年前的离婚对老赵打击非常大,于是频频换工作的决定变得容易了许多;

房子都卖掉了的老钱想过放马南山,可一起奋斗多年的兄弟还要养家糊口;

不敢轻易离职的老孙,没告诉别人的另一个原因,还在于自己的职院大专文凭;

被收割“智商税”的老李,老婆刚刚生了二胎,房贷还压得喘不过气来。

他们是撞不破墙的唐吉柯德,他们是上不了天的井底之蛙。于是,他们就活该被嘲笑了?

老赵和老钱想过逃离一切,最终选择了坚持;老孙和老李改变不了命运,仍然做出了努力;成为少数派的他们,甚至根本没听说过什么是“人间不值得”;负重前行的人,想得更多的是如何生存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嘲笑努力成了一种政治正确,又佛又丧的新犬儒主义成了主流;我们躲在襁褓中,不再做夸父追日般的无谓抗争,我们就有权利去嘲笑还在坚持的他们吗?

如果有一天,他们真的突破了瓶颈,别再跟我扯什么幸存者偏差。

作者:卜野 公众号:野蚂蚁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admin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!